整站导航

24小时服务热线:18060130531

欢迎来到北京飞速度医疗科技有限公司【官网】

当护士转行CRC后,进科室是啥体验?CRC没有归属感你可能缺它!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基础知识

来源:飞速度医疗器械咨询  发布时间:2020-10-19  浏览:

新闻资讯

NEWS CENTER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请备注医疗器械注册咨询
业务咨询:18060130531 (邓先生,微信同)
市场合作:13253585523
周一至周日 8:00~22:00

在线客服
周一至周日8:00-22:00
QQ在线客服

当护士转行CRC后,进科室是啥体验?

  当护士转行CRC,从CRC角度看护士与CRC的关系。

  我毕业于护理专业,在转行CRC之前是一名护士,如是,我对护士工作的了解和理解并不亚于CRC工作。我转行CRC之后仍在医院工作,并不同于作为护士在医院工作,转行CRC之后,在医院更像是一个经过劳务派遣来医院临时做事又不归医院负责的临时工。

临时工

  我作为CRC进到一个新科室的时候,科室的护士并不像接纳新同事一般接纳我,当然,她们亦不排斥我,她们对我的态度,准确地来说,是疏离。因为我并不是她们真正意义上的同事,对于她们来说,我也不是必须要接触和接纳的人,所以,她们不会像对待新进来的护士新同事那样,主动接触和接纳我。她们接触我需要契机,她们接纳我也需要过程。我对此适应良好,因为我本身就是一个愿意独处的人。

  我在科室入驻许久,同科室里的大家都熟悉之后,在科室里仍会遇到需要我回避的场景,比如科室交接班、查房、学习会议等。我对此适应良好,本来工作环境就是由一个个小团体包围组成的大团体,曾经我属于护士团体,如今我不再是护士,本也不应该被继续归属在护士的团队里,而我对此并不觉得有异。

  我转行CRC之后,称呼护士为“老师”,“老师”这个称呼不仅缓解了我刚进科室时对科室众多护士见面不相识的尴尬,而且有效避免了我在对科室护士半熟不熟的状态下陷入叫错名字认错人的窘境,甚至直接助长了我的惰性,我在入驻科室很久以后,依然没有认识科室的全部护士。

叫错名字认错人,都喊老师

  临床试验项目授权研究护士一般都会授权护士长,原因有二:一、护士长作为科室护士的领导,有觉悟,有担当,支持科室临床试验项目;二、护士长作为科室护士的领导,不仅自觉起到榜样作用,还会指导和管理科室护士们关于临床试验项目研究护士的工作和安排。

  我还不认人的时候,我最喜欢合作的研究护士就是护士长,因为护士长特别好认,放眼整个科室,所有护士都戴着白花花的帽子,只有护士长的帽子上有条横杠或斜杠,问都不用问,一找一个准!

护士长的帽子上有条横杠或斜杠

  有一天,我到了一个新科室,想找科室护士长,放眼整个科室,护士们戴着白花花的帽子或花花的头巾,没有一个顶着杠!我就问一个稍微空闲一点的护士:“老师,阿长在吗?”护士说:“在啊,在那边!”我顺着护士手指的方向,看见几个白花花的帽子和三个花花的头巾,护士长到底藏在哪个头巾下,我观察许久都没观察出来!

难受想哭

  我们CRC和研究护士接触的时刻并不比和研究者接触要少,对于身兼药物管理、药物配置和药物输注等多项职能的研究护士接触更多,我们会非常频繁得请她们做事,请她们配合项目要求的访视流程,请她们及时完成项目要求的相关记录。在请研究护士完成项目工作的过程中,我需要配合研究护士对护士工作、自身休息需求和项目工作的安排,等她们一些时间,我并不觉得我等她们多久便是如何。我的研究护士并不是从一开始就是专业的研究护士,她也在学习怎么在护士本职工作、自身休息需求和研究护士工作之间找到平衡。

  我深切的知道护士在被CRC找到的时候有多无助,我的研究护士,在和我非常熟络之后,告诉我,好多次,她在接盐水的路上,看见我迎面走来,她的内心OS就是“你没有看到我,你不是来找我的,就算找我也不要是现在”。甚至有时候我确实不是来找她的,她看见我的时候都丧着一张脸走过来:“要签什么东西,久不久......”从护士的角度,她班上得好好的,有条有理,忙忙碌碌,突然我出现了,我跟她说我需要她做一个项目相关的什么工作,需要占用她多久时间,我还挺着急,她可能就一下子不知道要先做什么了。

  护士一天的工作虽然被呼叫铃支配,但其实是非常有条理的,什么时间段化药,什么时间段打针输液,什么时间段主要接盐水,什么时间段写护理记录,忙碌间隙可以做什么工作,甚至什么时候可以缓口气,乱中俨然有序,我们打断护士的几分钟,她的秩序就乱了,未必真的耽误什么事情,但是思绪肯定要乱一下。

被支配的恐惧

  我们录EDC的时候,不见得一定专心致志,但是录的过程中被打断一下,又被打断一下,一定会影响到我们录入的思绪和效率。护士亦然,思绪一乱就格外容易出错,护士临床工作一旦出现差错,便是结果由天定,后果自己担。所以,护士在工作的大部分时间,都是谢绝打扰的。护士不会在任何情况下都优先配合临床试验项目的工作,在项目的工作和护士流程的工作发生冲突的时候,在护士已经累及亟需休息的时候,她们都不会配合临床试验项目的工作。

  我有一个合作合作很久的研究护士,一直非常配合我们临床试验的工作,可就是这样配合的研究护士,今年也跟我们好几次提出,可不可以结束她的授权,可不可以不找她化药,她真的不想做。但是这个科室有资质参与临床试验研究护士太少了,如果她卸任,我们项目的患者用药可能都安排不出来,所以她虽然已经非常不想参与临床试验项目,还是在研究护士的岗位上尽职尽责。这不甘不愿又任劳任怨的样子,像极了节假日遇到患者访视用药的我们,那被迫赚加班费的样子格外心酸。

感动

  因为我做过护士,我理解护士临床工作的忙碌,我会迁就和配合她们的时间,协助她们做好各种前期准备工作,等她们腾出时间来效率完成我们项目的事务,然后尽快回归她们的护士本职工作。因为我CRC的工作也很繁琐,我完全理解她们在疲惫状态下的口嫌体正直的抱怨,很多时候,我并不强求她们当下完成所有工作,我只要求她们完成当下必须完成的工作。

  正是因为我对她们的体谅和迁就,换来了她们对我的体谅和配合。不仅是研究护士,还有不参与临床试验的普通护士,我从她们可以不必主动接触和接纳的工作人员,渐渐变成了她们认可的“同事”,我可能在任何时间段出现在科室,便是在中夜班出现,她们也不会觉得不妥,彷佛我本来就可以在任何时间段出现在科室。

感恩

  很多人会觉得CRC在医院是没有归属感的,可当你在任何时间出现在这个科室都被引以为理所当然的时候,你还不认为你是科室的一员吗?
  来源:KikiKiNG

医疗器械注册咨询

站点声明:

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立刻删除。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
北京飞速度医疗科技有限公司专注于医疗器械、诊断试剂产品政策与法规规事务服务,提供产品注册申报代理、临床合同(CRO)研究、产品研发、GMP质量辅导等方面的技术外包服务。